北京正点国际投资咨询有限公司

北京正点国际投资咨询有限公司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健康养生 > 健康养生 >

几次艰苦创业,我的农民父亲奋斗一生

时间:2019-05-05 03:09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呼和浩特生活网 点击:
©Allef Vinicius Ig Seteales - 职 业 故 事 - 于是父亲去学习了按摩,50多岁的学徒,不管在哪个店里面,都是年纪最大的那个。他同十几岁的学徒工一起招呼客人,迎来送往,吃着外卖,住

几次艰苦创业,我的农民父亲奋斗一生

© Allef Vinicius Ig Seteales
- 职 业 故 事 -
于是父亲去学习了按摩,50多岁的学徒,不管在哪个店里面,都是年纪最大的那个。他同十几岁的学徒工一起招呼客人,迎来送往,吃着外卖,住着集体宿舍。父亲心态好,这么多年的起伏生活让他很快适应了学徒工的作息。

1
我出生于冀南的一个小乡村。20世纪90年代,我家在我们那个小村子里,属于经济条件不错的。别人谈起我的父亲来,都说那人脑瓜活,聪明。
那个时候,外出打工的风潮还没有刮到我们村,大多数农民都是靠着自己家里那几亩薄田为生,一分钱都要掰成两半花。
父亲当兵复员后,在战友的帮助下,做起了倒卖玻璃器皿的生意。说是生意,其实就是从一个小工厂订货,贴上父亲买的各种商标、合格证,打包,再倒卖到北京的一家大一点的公司,在中间赚个差价。
那时我还没上小学。我依稀记得,每年大概会有那么一两次,在来活的时候,我们全家上阵,不分昼夜地做纸箱、弄包装、贴商标,有时甚至还要拉上邻居一起帮忙。
这小小的生意,每年能带给我们家约1万元的收入,让我们一家在温饱的基础上,可以活得稍微滋润一点。很快,我们不仅还上了家里盖房所借的钱,还成了村子里第一批安装电话的人家。
父亲每次去北京,都会用蛇皮袋装些家乡的特产背着,作为给北京那家要货公司的采购联络人的礼物,好多要点活。
没过几年,北京那家公司搬到了上海,父亲与这家公司的合作也终止了。
这件事一度让我父母感到焦虑,那个时候,村里渐渐开始流行外出打工,很多人外出做木匠、瓦匠,靠一门手艺吃饭,而我父亲,没有什么特殊的技能。
2
随着我和哥哥年龄的增长,家里的花销多了起来。
父母没有其他的进项,只能从农田上费脑筋。不久,父亲就买了一个收割机头。我们家一直有个拖拉机,挂上收割机头就能收麦子了。
那时,村里很多人都靠人力割麦,一是为了省钱,二是因为村子里先前没有收割机,要等外村的收割机就来不及了——这时节,大家都在抢收。
来年麦子熟了的时候,父亲就忙起来了。刚开始我还能见到邻居来我们家,预约父亲收麦子,后来随着麦子全熟,我在家里也见不到父亲了。
割麦的日子里,父亲几乎都是深夜或凌晨才回家,而四五点钟天一亮,他就又要出门,去给别人割麦子,一天都待在拖拉机上,午饭则是母亲做好后给他送过去。
有时候,母亲去了农田,会发现父亲已经割好这一家,去往下一家的麦地了。

几次艰苦创业,我的农民父亲奋斗一生

© Jed Owen
我曾经趁周末跟着母亲去给父亲送过一次饭,远远便听到机器的轰鸣声。近前,我看到午日下的父亲戴着墨镜,脖子上搭着一条毛巾,开着拖拉机在麦地里“突突”地前进,拖拉机前面的麦子一排排整齐地倒下。
父亲看到母亲过来,在割完一畦后就停了下来,跳下拖拉机,拍拍我的头,然后迅速地吃完母亲送来的饭,喝上几口水,再继续回到他的拖拉机上战斗。
回去的路上,我问母亲为啥父亲拖拉机的后面跟着好几个人,母亲说那都是等着排班的,大家都是直接去麦地找父亲,然后排上班,就怕不在的时候,父亲这边一割完,就会被别人喊走,我们自己家的麦子都是排了好久才排上的。
一场麦收下来,父亲的脸上留下了两块白晃晃的眼镜痕迹。
过了麦收时节,父亲刚歇息了几天,又和母亲商量着买了个旋耕犁。
旋耕犁是放在拖拉机后面的,可以在每个播种季之前用来犁地,和牛拉、人力相比,机犁无疑提高了速度,减轻了劳力负担。
就这样,除了冬天农闲的时候,父亲基本上都在开着他那个拖拉机到处干活,虽然辛苦,但也保证了我们家庭的收入。
后来,联合收割机及旋耕播种机出现在周边村子,虽然价格贵点,但是收割完直接就能运回家晒,中间少了好几道工序。于是,找父亲干活的人慢慢变少了。
父亲也曾想过买个联合机器,可是几万元的价格又让父亲望而却步。
正在父亲再次为生计犯愁的时候,《河北农民报》为我们家打开了一个新大门。
3
在我们村,大多数人并没有经济作物这一概念,家家户户种的大多都是粮食,顶多种些棉花。
我们家当时每年都会订阅《河北农民报》,是村子里除了村支书家外,唯一有邮递员上门的农户。 (责任编辑:呼和浩特生活)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